同记者攀谈时
2021-01-03 16:52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代驾司机中,以男性占绝对多数,在本市某大型代驾公司2000余名司机里,女司机仅个位数。除了女性原本报名就少,一些代驾公司的负责人也直言不讳地向新民晚报新民网记者表示,客户经常为醉酒状态,出于担心发生人身安全事件或纠纷,会避免聘用女司机。

东方网12月24日消息:随着“酒驾入刑”正式施行,代驾这个新兴的服务行业获得迅猛发展,一些大公司已开始大张旗鼓地“跑马圈地”。记者调查发现,目前上海的代驾司机仅正规军就超过了2万人,然而这个新兴行业仍基本处于“三无”状态。

20时46分,“哔哔”!汪建峰飞速拿起手机,按下确认键。“客人选择你,你有优先接单权,但过时间未确认,信息还是能够被‘同事’看到的。”在与客人电话确认后,汪建峰迅速套上羽绒服,骑着独轮平衡车出发了,15分钟后,他已经来到了肇嘉浜路近天钥桥路的约定酒店。伴随着客人的多次“快来了”,汪建峰又在前台等了近一个小时,“看来,今天就做这一单了。”

以上是发生在沪上某代驾公司的真实故事,现实中,客人给小费并不鲜见,通常多的给一两百,少的不要找零,这也成为了代驾司机的一笔额外收入。汪建峰告诉记者,有一次接单,愣是等了客人两个小时,随后又先后帮客人送朋友回家、陪客人去咖啡店谈生意、和客人去吃宵夜,结束时已经次日凌晨了,那一单收到了900元,可谓自己收到过的最大一笔小费了。

由于代驾司机均为兼职,从业者的身份五花八门,从厨师到律师,甚至还有公务员,大多数人为了赚钱,也有人只是为了饭后活动一下。汪建峰白天就在一家投资理财公司上班,自称业绩不错的他表示,并不会停止做代驾,因为“好几个理财客户,都是代驾中聊出来的。”

“有个刚毕业的女大学生,长得挺漂亮,上海人,报名要做代驾,我反复说‘不招女的’,还是经不起她软磨硬泡,最后只能答应。”提及那段回忆,福威代驾总经理许志忠“心有余悸”,“后来连续一个礼拜没给她派单子,总算把她逼走了。”

21时50分,汪建峰驾驶着“宝马”出发了,30分钟后,车辆安全抵达虹莘路吴中路一高档小区,路程16公里,算上等待的加时,总共78元。客人掏出一张百元,“今天辛苦,不用找了!”小区1.5公里外有92路车站,汪建峰“公交+独轮”,赶在23时到了家。

作为女代驾司机中的一员,张宝芳并未太在意自己的性别。“对方真要有什么不礼貌,直接凶过去!”张宝芳是上海人,今年37岁,家住松江区,由于之前经营的家具店生意不好,歇业后选择了做代驾。“文化程度不高,工作就难找,而且我又习惯了自由。代驾先做起来,今后有机会再开店。”女代驾也有优势,有次张宝芳的客户是一名年轻女子,明确非女代驾不要,男司机“一怕威胁安全,二怕老公误会”。

不过随着从业人数增多,也会出现粥少僧多的局面。汪建峰表示,如果按照一晚接一二单,每单营业款提取7至8成来算,月收入约在5000元上下,要月入过万,除非白天不上班的连晚做,太累。

开上一会儿,汪建峰渐渐回过了神,才发现这辆超级跑车放在自动挡,开起来还算简单,只是轻轻一脚油门,车就蹿出去了。“一路想着结束后要和车合个影,不过后来看到客户急着走,没好意思开口,想想蛮遗憾的,不过说不定哪天又能开到一辆呢?”

“周日到周四,我会争取末班地铁前结束,因为第二天白天还要上班,而且回家方便些;周五和周六,如果生意好的话会做得晚些。”同记者攀谈时,汪建峰不时会查看手机,19时30分,20时……那个“特殊”的提示音依旧没有响起,这让他变得有些焦急和纠结起来。“这里靠近上海体育馆,饭店也有,但还不是很多,我公司在徐家汇附近,通常那边单子更多。不过现在再到其他地方去的话,说不定这里就要出单子了。有时候,晚上会一个单子也没有……”

做代驾前,汪建峰有8年驾龄,但大多数时间里开的都是快递面包车,碰到不熟悉的车,只能硬着头皮去问客人。“举个简单的例子,光是驾驶座椅的调节,有按键的,有触摸的,还有全自动的。”

当然,有豪气给小费的,也有讨价还价的。面对一些要“去零头”的客人,汪建峰只能反复解释,好在如今已经开始普及app软件,里程和价格的透明免去了以往的不少纠纷。

代驾司机前往接单,未料想遇见一位“土豪”客人,对方喝得酩酊大醉,驾车将其送到家门口后,“土豪”感激地从包里掏出了3万元现金作为小费。一般情况下,客人自愿给的小费都归司机所得,但这次,司机在思量后还是将情况向公司做了报告。第二天,公司联系到了酒醒的客人,对方才意识到“真的醉了”,最终这笔3万元“小费”退还给客人。

汪建峰今年36岁,浙江杭州人,来上海后干了近8年快递,去年年前,他辞去老本行,成为了一名代驾司机。“有一次吃饭,朋友喝酒后叫了代驾,那时才知道还有这个职业,和对方聊过后觉得也可以去试试。”汪建峰告诉记者,经过一系列测试,自己如愿进入了沪上一家大型代驾公司。更让他意外的是,由于正值年前聚会高峰,又有不少代驾司机回老家过年,他那段时间每晚少则三四单,多则六七单,不到一个月接单总量就破百,月收入轻松过万。

19时,天钥新村,汪建峰掏出手机,将自己在app软件中的状态拨到了“上线”,然后就开始等待提示音的出现。软件显示,周边地区还有5名“同事”,其中,3个灰色图标代表3名“同事”已经接单成功,而自己和另外两个绿色图标,意味着还需等待。

伴随着酒驾入刑,代驾的需求量迅速攀升,不仅各类代驾公司犹如雨后春笋,自由的上班时间和较为丰厚的报酬,也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汪建峰们。有c1驾照、3年或5年以上驾龄,即可报名代驾。司机随后被要求进行线上和线下测试,项目包括驾驶熟练程度、是否熟悉上海道路、有无不良嗜好等,最后再签订“合作协议”并缴纳几百元不等的预存款,便可开始接单。

作为代驾司机,熟练驾驭各种车辆是必须的,曾经就有代驾开着客人的车直至闻到焦糊味,才发现手刹没放。汪建峰告诉记者,虽然没有过那样夸张的窘样,但刚入行那段时间,熟悉各种车辆确实是一个挑战。

如今,奔驰、宝马对汪建峰来说已经是浮云了,让他印象最深刻的一次,是在今年3月初,前往新天地接单,结果看到一辆红色的兰博基尼,瞬间傻眼了。“我连怎么开门都不知道……”按下车门上的开门键,坐进驾驶座,是与其它车辆完全不一样的视野,“感觉像是躺在地上在开,然后稀里糊涂就把车开出去了。”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climbingvibe.com河南省项城市票州出口贸易有限公司 - www.climbingvibe.com版权所有